一仙王陨落了, 被九位红尘仙围攻而死。这个惊天动地的消息宛若滔天巨浪般扑向上界, 将其拍打得地动山摇。平静了九万年的天云大陆, 终于要重新洗牌。与暗流涌动的上界不同, 此刻的下界却显得异常安宁。“江海, 你怎么又起来了。”身穿道袍的小女孩端着汤药, 小心翼翼地在白衣少年身旁坐下。“听闻仙王已经陨落了, 为什么仙王这么厉害的修士也会死。”小女孩舀起一调羹汤药, 轻轻地吹气。不知汤药是温是烫的她亲自嗦了一口, 暗道好苦。白衣少年不再关注山外的飞鸟追逐, 他转向小女孩笑着说道: “你是修士都不知道, 我这个凡人就更不清楚了。”说完, 他伸手接过小女孩手中的调羹和碗, 安静地喝了起来。小女孩不再多问, 她给自己坐在门槛上的屁股挪了一个舒服的位置, 跟着白衣少年一起欣赏山外云起风动。 ——二小女孩所在的地方叫云麓宫, 是下界废弃的小宗门, 日常修行全要依靠自己, 就连当初小女孩救回江海所用的草药也是小女孩自己一株一株采摘回来慢慢熬制而成。只是荒山野岭到底凶险, 江海身体恢复以后便执意要跟着小女孩一起采药, 而罔顾自己是个凡人的事实。“诶! 你小心点儿, 那株银心草有毒的。”“诶, 那是痒痒草, 碰到它的花粉可是能痒上一天的。”“诶, 那里不能去, 里面有条蛇妖我可打不过。”这样的提醒每天都在上演, 日子平静地让江海甚至有种自己的一生就会这样平平淡淡, 在时光地疼爱下慢慢变老, 然后归于尘土的错觉。可是他知道, 自己不会死, 眼前的小女孩也没有办法和他一起变老。小女孩的境界会停在元婴, 容颜慢慢变得苍老, 然后也许, 也许会在他的注视下满足地闭上眼睛。“江海! 快跑! ”小女孩骤然出现, 破碎的嗓音显示着她身后并不是普通的妖物。她跑得极快, 黑白的道袍被树枝杂草撕开一道道口子。江海霎时心慌意乱, 整片山野刹那间被一股灰暗的迷雾笼罩。它们从生灵的神魂中滋生, 沿着卑劣的思绪蔓延, 直至将生灵求生的意志沸腾, 再炸裂。再看小女孩, 刚跑出半步, 整个山野除她二人却再无活物。江海风驰电挚, 扶住即将被绊倒的小女孩。 ——三仙王仍旧在世, 只不过化成凡人在下界苟延残喘的消息再一次引起轩然大波。九位红尘仙无动于衷, 仙王身负道伤不愈, 实力不过元婴的消息却不胫而走。上界下界, 宗门士族, 无不在极力搜刮着江海的信息。“你就是仙王? ”小女孩瞪大了眼睛, 说话一字一顿, 难以置信的表情中带着惊喜, 和恐惧。“那你快走, 他们肯定会追杀过来的。”不等江海回答, 小女孩瞬间一脸严肃地拉起江海的手, 直奔门外。江海蓦然停住, 小女孩也被拉扯着停下。“你快走吧, 我留下。”江海说着, 松开了小女孩的手。“为什么? 这样他们肯定会找到你。”“这里有我的气息, 你在这里会被牵连。逃是逃不掉的, 也不用逃。仙王是不会死的。我被九位红尘仙围攻不也没死吗? ”“真的吗? ”“真的。”在江海的劝解下, 小女孩离开了云麓宫。而他, 一直安静地坐在门槛上。 ——四那一天来得很快, 云麓宫山门下尽是黑压压的人群, 半空中也是一大批上界的大能。依靠着自己曾经的境界, 这些修士在江海眼中算不得什么。就算修为已经跌落, 杀死他们也只是多费些力气。只是, 他知道, 那九个屑小在更高的地方注视着这一切用来恶心他的事。他忽然不由得想到了小女孩, 他很难过自己欺骗了她。仙王真的不会死吗? 仙王会死的, 仙王刻印在天道下的道消解了, 也就死了。摧毁一个修士的道也很简单, 就是打。打失了意志, 就是失道。如今他道伤不愈, 恐怕无力回天了。江海再睁开眼, 黑压压的一片已经向他吞噬而来......这一战打得天昏地暗, 江海像个血人般傲立在尸体堆成的高山上。最后, 他朝着天际, 竖出中指。一道五彩斑斓的光柱从天而降, 没有任何气息。江海却知道这是他最后的归途, 他做出最后的防御, 闭上了眼睛, 静待大道拥其入怀。没有事, 没有任何疼痛。只是像被人推了一把, 不断坠落。江海睁开双眼, 似乎看见了小女孩被那道五彩斑斓的光柱穿透。那里的空间变得扭曲起来, 甚至将光吞噬。不是幻觉, 有一种失去至亲, 撕心裂肺的疼痛。“不! ! ! ! ! ! ”整个世界为之一颤。空间开始被撕裂, 幽暗的物质开始不断地从空间裂缝中渗入, 在江海的脑中汇聚, 再返回到裂缝里。空间开始愈合, 世界再次归于死一般的寂静, 仿佛从没有发生过什么事。九位红尘仙终于意识到了什么, 这样的场景, 他们在九万年前见过。他们飞也似的奔逃, 可惜都没有用了。旧王已死, 新的仙王已经诞生。他们的神魂将被抽出, 再历尽无数个九万年。——五世界终要归于平静。江海坐在云麓宫的那块门槛上, 凝视着那群飞鸟。它们从远处飞来, 嬉戏, 离去。只剩江海用左手摸着另一半似乎带有余温的门槛, 念念有词: “仙王是不会死的, 你为什么要回来? ”

一仙王陨落了, 被九位红尘仙围攻而死。这个惊天动地的消息宛若滔天巨浪般扑向上界, 将其拍打得地动山摇。平静了九万年的天云大陆, 终于要重新洗牌。与暗流涌动的上界不同, 此刻的下界却显得异常安宁。“江海, 你怎么又起来了。”身穿道袍的小女孩端着汤药, 小心翼翼地在白衣少年身旁坐下。“听闻仙王已经陨落了, 为什么仙王这么厉害的修士也会死。”小女孩舀起一调羹汤药, 轻轻地吹气。不知汤药是温是烫的她亲自嗦了一口, 暗道好苦。白衣少年不再关注山外的飞鸟追逐, 他转向小女孩笑着说道: “你是修士都不知道, 我这个凡人就更不清楚了。”说完, 他伸手接过小女孩手中的调羹和碗, 安静地喝了起来。小女孩不再多问, 她给自己坐在门槛上的屁股挪了一个舒服的位置, 跟着白衣少年一起欣赏山外云起风动。 ——二小女孩所在的地方叫云麓宫, 是下界废弃的小宗门, 日常修行全要依靠自己, 就连当初小女孩救回江海所用的草药也是小女孩自己一株一株采摘回来慢慢熬制而成。只是荒山野岭到底凶险, 江海身体恢复以后便执意要跟着小女孩一起采药, 而罔顾自己是个凡人的事实。“诶! 你小心点儿, 那株银心草有毒的。”“诶, 那是痒痒草, 碰到它的花粉可是能痒上一天的。”“诶, 那里不能去, 里面有条蛇妖我可打不过。”这样的提醒每天都在上演, 日子平静地让江海甚至有种自己的一生就会这样平平淡淡, 在时光地疼爱下慢慢变老, 然后归于尘土的错觉。可是他知道, 自己不会死, 眼前的小女孩也没有办法和他一起变老。小女孩的境界会停在元婴, 容颜慢慢变得苍老, 然后也许, 也许会在他的注视下满足地闭上眼睛。“江海! 快跑! ”小女孩骤然出现, 破碎的嗓音显示着她身后并不是普通的妖物。她跑得极快, 黑白的道袍被树枝杂草撕开一道道口子。江海霎时心慌意乱, 整片山野刹那间被一股灰暗的迷雾笼罩。它们从生灵的神魂中滋生, 沿着卑劣的思绪蔓延, 直至将生灵求生的意志沸腾, 再炸裂。再看小女孩, 刚跑出半步, 整个山野除她二人却再无活物。江海风驰电挚, 扶住即将被绊倒的小女孩。 ——三仙王仍旧在世, 只不过化成凡人在下界苟延残喘的消息再一次引起轩然大波。九位红尘仙无动于衷, 仙王身负道伤不愈, 实力不过元婴的消息却不胫而走。上界下界, 宗门士族, 无不在极力搜刮着江海的信息。“你就是仙王? ”小女孩瞪大了眼睛, 说话一字一顿, 难以置信的表情中带着惊喜, 和恐惧。“那你快走, 他们肯定会追杀过来的。”不等江海回答, 小女孩瞬间一脸严肃地拉起江海的手, 直奔门外。江海蓦然停住, 小女孩也被拉扯着停下。“你快走吧, 我留下。”江海说着, 松开了小女孩的手。“为什么? 这样他们肯定会找到你。”“这里有我的气息, 你在这里会被牵连。逃是逃不掉的, 也不用逃。仙王是不会死的。我被九位红尘仙围攻不也没死吗? ”“真的吗? ”“真的。”在江海的劝解下, 小女孩离开了云麓宫。而他, 一直安静地坐在门槛上。 ——四那一天来得很快, 云麓宫山门下尽是黑压压的人群, 半空中也是一大批上界的大能。依靠着自己曾经的境界, 这些修士在江海眼中算不得什么。就算修为已经跌落, 杀死他们也只是多费些力气。只是, 他知道, 那九个屑小在更高的地方注视着这一切用来恶心他的事。他忽然不由得想到了小女孩, 他很难过自己欺骗了她。仙王真的不会死吗? 仙王会死的, 仙王刻印在天道下的道消解了, 也就死了。摧毁一个修士的道也很简单, 就是打。打失了意志, 就是失道。如今他道伤不愈, 恐怕无力回天了。江海再睁开眼, 黑压压的一片已经向他吞噬而来......这一战打得天昏地暗, 江海像个血人般傲立在尸体堆成的高山上。最后, 他朝着天际, 竖出中指。一道五彩斑斓的光柱从天而降, 没有任何气息。江海却知道这是他最后的归途, 他做出最后的防御, 闭上了眼睛, 静待大道拥其入怀。没有事, 没有任何疼痛。只是像被人推了一把, 不断坠落。江海睁开双眼, 似乎看见了小女孩被那道五彩斑斓的光柱穿透。那里的空间变得扭曲起来, 甚至将光吞噬。不是幻觉, 有一种失去至亲, 撕心裂肺的疼痛。“不! ! ! ! ! ! ”整个世界为之一颤。空间开始被撕裂, 幽暗的物质开始不断地从空间裂缝中渗入, 在江海的脑中汇聚, 再返回到裂缝里。空间开始愈合, 世界再次归于死一般的寂静, 仿佛从没有发生过什么事。九位红尘仙终于意识到了什么, 这样的场景, 他们在九万年前见过。他们飞也似的奔逃, 可惜都没有用了。旧王已死, 新的仙王已经诞生。他们的神魂将被抽出, 再历尽无数个九万年。——五世界终要归于平静。江海坐在云麓宫的那块门槛上, 凝视着那群飞鸟。它们从远处飞来, 嬉戏, 离去。只剩江海用左手摸着另一半似乎带有余温的门槛, 念念有词: “仙王是不会死的, 你为什么要回来? ”

气。只是,他知道,那九个屑小在更高的地方注视着这一切用来恶心他的事。他忽然不由得想到了小女孩,他很难过自己欺骗了她。仙王真的不会死吗?仙王会死的,仙王刻印在天道下的道消解了,也就死了。摧毁一个修士的道也很简单,就是打。如今他道伤不愈,恐怕无...
最新
阅读全文
首批新能源车即将“下岗”, 车主大哭: 早知道这样, 当初就不买了首批新能源车即将“下岗”, 车主: 卖不出去, 留着还闹心! 说起新能源汽车, 大家一定也都有所了解。因为这几年, 环境污染太过严重, 为了能够让我们的生活环境得到优化, 国家也是积极的展开了相应的措施。首先, 就是对汽车尾气排放的把控。不过, 即便是当排放标准下放后, 尾气带来的污染也依然存在。在这个情况下, 新能源汽车也随之出现, 因为它无需加油, 只靠充电, 不会排放二氧化碳, 被称为环保汽车, 加上国家的大力支持, 让这种新能源汽车的发展更加迅速。 不过, 新能源真的有这么好吗? 如今, 首批的新能源汽车也已经上市了5、6年了, 那么曾经作为第一批吃螃蟹的车主们, 现在如何了? 经过我们采访后, 这几位车主却打倒苦水, 纷纷表示: 早知道是这个情况, 当初打死也不会买。 车主李先生说: 当初就是奔着不加油的噱头去的, 而且当初很多人都说, 以后燃油车就要被淘汰了, 再三比较下, 便买了一辆。刚开始的时候, 确实是省心, 不用加油, 也不用担心会不符合排放标准。但是开了没两年, 毛病接二连三的出现了。最让我受不了的是, 更换电瓶的问题, 换下来一组电瓶, 就得小几万, 算下来, 比加油还贵上不少! 这谁消费的起? 车主弓先生说: 我们这买新能源可以不限号, 加上买这种车优惠幅度很大, 便没忍住诱惑购买了一辆。但是我发现, 只要到了冬天, 这个电池就会充不上电, 说是能巡航400公里, 可实际上连250公里都不到。后来买了燃油车, 想把这辆新能源转手, 但是根本就没人要。现在放在家里, 看着都闹心。对此, 二手市场的老板也表示道: 像这种车, 贬值的很快, 我们看到这种车, 基本是不敢要的, 即便是要, 价格压的也是非常低, 抛开维修整装后, 根本赚不到什么利润。 可见新能源的出发点虽然是好的, 但是以现在的技术来说, 还是不够成熟。首先单单是电池寿命的问题, 就已经让新能源的优势降低了, 再加上续航里程不达标, 更是会让这种车型面临卖不动的难题。看到首批新能源汽车“下岗”, 让不少网友议论纷纷, 有网友表示: 新能源就是个骗局, 只要买过这种车的人, 没一个说不后悔的! 也有网友表示: 看来还是 燃油车靠谱。

首批新能源车即将“下岗”, 车主大哭: 早知道这样, 当初就不买了首批新能源车即将“下岗”, 车主: 卖不出去, 留着还闹心! 说起新能源汽车, 大家一定也都有所了解。因为这几年, 环境污染太过严重, 为了能够让我们的生活环境得到优化, 国家也是积极的展开了相应的措施。首先, 就是对汽车尾气排放的把控。不过, 即便是当排放标准下放后, 尾气带来的污染也依然存在。在这个情况下, 新能源汽车也随之出现, 因为它无需加油, 只靠充电, 不会排放二氧化碳, 被称为环保汽车, 加上国家的大力支持, 让这种新能源汽车的发展更加迅速。 不过, 新能源真的有这么好吗? 如今, 首批的新能源汽车也已经上市了5、6年了, 那么曾经作为第一批吃螃蟹的车主们, 现在如何了? 经过我们采访后, 这几位车主却打倒苦水, 纷纷表示: 早知道是这个情况, 当初打死也不会买。 车主李先生说: 当初就是奔着不加油的噱头去的, 而且当初很多人都说, 以后燃油车就要被淘汰了, 再三比较下, 便买了一辆。刚开始的时候, 确实是省心, 不用加油, 也不用担心会不符合排放标准。但是开了没两年, 毛病接二连三的出现了。最让我受不了的是, 更换电瓶的问题, 换下来一组电瓶, 就得小几万, 算下来, 比加油还贵上不少! 这谁消费的起? 车主弓先生说: 我们这买新能源可以不限号, 加上买这种车优惠幅度很大, 便没忍住诱惑购买了一辆。但是我发现, 只要到了冬天, 这个电池就会充不上电, 说是能巡航400公里, 可实际上连250公里都不到。后来买了燃油车, 想把这辆新能源转手, 但是根本就没人要。现在放在家里, 看着都闹心。对此, 二手市场的老板也表示道: 像这种车, 贬值的很快, 我们看到这种车, 基本是不敢要的, 即便是要, 价格压的也是非常低, 抛开维修整装后, 根本赚不到什么利润。 可见新能源的出发点虽然是好的, 但是以现在的技术来说, 还是不够成熟。首先单单是电池寿命的问题, 就已经让新能源的优势降低了, 再加上续航里程不达标, 更是会让这种车型面临卖不动的难题。看到首批新能源汽车“下岗”, 让不少网友议论纷纷, 有网友表示: 新能源就是个骗局, 只要买过这种车的人, 没一个说不后悔的! 也有网友表示: 看来还是 燃油车靠谱。

一组电瓶,就得小几万,算下来,比加油还贵上不少!这谁消费的起?车主弓先生说:我们这买新能源可以不限号,加上买这种车优惠幅度很大,便没忍住诱惑购买了一辆。但是我发现,只要到了冬天,这个电池就会充不上电,说是能巡航400公里,可实际上连250公...
最新
阅读全文
点赞! 东营市首批市级创业创新示范综合体名单公布

点赞! 东营市首批市级创业创新示范综合体名单公布

局获悉,根据《东营市人民政府关于进一步稳定和扩大就业的实施意见》(东政发[2019]3号)等有关文件精神,在前期授予示范资格基础上,结合创业创新两方面内容,综合评估认定东营胜利大学生创业园等5家为市级创业创新示范综合体。被认定的市级创业创新...
最新
阅读全文
首批惠泽基金“萤之光关爱之家”落户安徽泾县 多功能空间为留守宝宝提供营养与培养双重支持

首批惠泽基金“萤之光关爱之家”落户安徽泾县 多功能空间为留守宝宝提供营养与培养双重支持

我爱我家”的主题画,并通过一体机与父母视频通话,展示了他们自己的图画作品。惠氏营养品员工代表与泾县黄村镇明华幼儿园小朋友共同画图“在关爱之家中引入多媒体系统,可以帮助留守宝宝和父母建立更多联络与情感的纽带。“惠氏营养品大中华区企业沟通副总裁...
最新
阅读全文